bei

the sky up above! zing boom!

【授权翻译/南糖/一发完】Escape Velocity (上)

原作者:fatal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558440

授权:


梗概:闵玧其的酒吧坐落在已知宇宙的尽头。他欢迎所有人的到来,但是只有金南俊可以留下。

字数:9454


一个talk:这是一个完全架空的星际背景!其在里面好比隐退江湖的老板娘(? 两人老夫老妻的 挺甜也挺有意思 btw要到授权啦


预警:1. 俊在里面不是人类 是个外星人 长得和人类不一样

         2. 国儿在里面是个半机械人

         3. 有一丢丢国旻or旻国 我就不tag了!

         4. 这里面所有的音译的星球名字啥的 都是作者本人编的 既不存在于现实生活里 也不是从任何已有作品里搬来的 所以我就瞎翻了 如果听起来很中二 全都是我的错

         5. 啊对了我没有把国儿和旻旻的姓氏翻出来 如果读起来很难受 非常抱歉!

again渣翻水平有限 欢迎捉虫 下面正文!


Escape Velocity


闵玧其的酒吧坐落在已知宇宙的尽头。人们在无数次肝肠寸断后,在连希望都被抹杀干净时总会到访这里:First Love。它庇护着这些怀揣过多憧憬的人们,这些失魂落魄希望泯灭的人们。


酒吧门牌被挂起来的时候,柾国盯着那几个发着光的霓虹灯字母,扑哧笑了出来:“你这名字起得真够烂的。” 于是闵玧其一伸脚就把柾国的腿踢掉了,向身后比着中指扬长而去,只剩下柾国一人躺在地上,嘟囔着抱怨闵玧其把他的新靴子弄脏了。


“他回来了,”柾国端着两杯酒匆匆跑过时,屏气小声说道。闵玧其从他的座位抬眼望去,在他的左边找到了柾国所指的这号人物。他坐在吧台前,离他有六个凳子的距离。作为一个卡斯凯蒂亚人,他算得上是相貌不凡了。只是他的唇下有一道长疤向下延伸,直到被他长袍立着的领子遮了起来。闵玧其也觉得困惑,作为一个捉拿赏金如此之高的星际逃犯,这竟然是他受过最严重的伤。


闵玧其从不把任何人踢出他的酒吧。这里算是个中立的地界,他欢迎所有人的到来,而且不准许追捕猎杀行为。他的大部分顾客都清楚这一点。他们听说过那些传说轶事,闵玧其对那些破坏他规矩的人可毫不手软。


他把烟放在烟灰缸里烧完,眼神与那人相会。他的眼睛是惊人的金属灰色,和从他额头突出的金属双角几乎是同样的颜色。他有着丰满的双唇,如果闵玧其仔细看的话还会觉得它们微撅得很可爱。他有高高的颧骨,麦色的皮肤,过长了的头发和他们种族的其他人一样,是近发白的金色。但真正令他在人群中凸显出来的是他脸上的那些金属钉。他的鼻梁上穿了一个,眉骨上穿了三个,鼻孔上也有三个。闵玧其还没有算上他耳朵上尖尖的那些。


然而卡斯凯蒂亚人明令禁止任何形式的身体改造,而且他们的头发总是剃得整整齐齐,也决不允许自己的脸上出现丑陋的伤疤。闵玧其打心眼儿里恨这种教条的民族。


“就喝平常的?” 闵玧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问道。卡斯凯蒂亚人点点头,把相应面额的钱币放在了吧台上。闵玧其听着酒吧里炸开了锅一样的喧嚣声,开始做起了酒。他的顾客们尤其热衷于碰上一位头等罪犯。


闵玧其将奈克里啤酒倒进了混合杯里,接着精准地倒入五滴利日安威士忌,最后兑上了他的独家配方。当他把酒倒出来的时候,它开始在杯子里泛起危险的泡沫。闵玧其非常想知道这个民族是如何咽得下这样一杯称得上剧毒的酒的。


“你等级升高了,” 闵玧其把玻璃杯放在了那人面前,对上了他的目光。


“不一直升着呢么,” 他回答道,露出了尖尖的牙齿。闵玧其从来都烦透了他那两排牙齿。


“你这回从我这儿走出去又打算怎么耗着他们啊,”


“我这回没打算走。”


闵玧其挑眉:“这儿可不是招待所。”


“谁让你有跟危险的头等罪犯睡觉的嗜好呢。” 他歪嘴笑起来,喝下了一口酒。闵玧其盯着烙进他手背的那个“X”,扁了扁嘴。


“你连条人命都没动过,算个屁危险。” 闵玧其抹掉了他刚刚留下的水珠。


那人笑出声来,和他平时那副倔强倨傲,胜券稳操的样子判若两人。但大部分时间他都装得挺像回事儿的。他善于寡言少语,善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有时候不光是动不动人命的问题。你要是炸掉艘战舰那你这辈子都在劫难逃了。”


“也许你应该试试少闯进几间研究所,” 闵玧其嘀咕着,身体靠在了吧台上,双手叉在了胸前。


“可那才是有意思的部分,” 他的笑意无法从他的眼中反射出来。这让闵玧其想起他并不知道所有的事。可能没有谁知道所有的事。


“你他妈的是个公认的天才,可是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宇宙里瞎鸡巴折腾,营救哪门子濒危的虫子。” 闵玧其哼了一声,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而他只是笑,令闵玧其奇了怪了为什么这整个种族都如此坚持于折磨自己。



“总有人要做这些事的,” 他轻声说,放下空了的杯子时发出清脆的声响。有时闵玧其也会想,这人一杯酒就醉是不是才是他能看到他的这一面的原因。


“那我劝你少做点儿,你就是一烦人精,” 闵玧其气呼呼地回答道,开始给他做第二杯酒。


“你对一个烦人精倒还挺呵护有加。”


“你没注意我经常捡些猫猫狗狗回家?” 闵玧其嗤之以鼻,歪头示意柾国和智旻。“本来就是我的心愿。”


“你的心愿就是给全宇宙的罪犯当鸡妈妈?”


“你最好管管你那张嘴。还想不想要你那杯酒了。”


卡斯凯蒂亚人笑了:“你要是用爱做的我才想要。”


“我没往每一杯里都吐口唾沫就算不错的了。”


“所以你的确往里头吐过?” 他挑眉问道。


“那就是秘密了,” 闵玧其看他被恶心得直撇嘴,放声笑起来。“这是你最后一杯了,我可不想听你再给我上一遍 '非暴力是最高尚的反抗' 的讲座。”


“那块儿我讲得还挺不错呢,” 他低声说,接过酒杯时两人的手指相触。


“你留下来住吧,” 沉默了一会儿后,闵玧其开口咕哝道。他毅然决然地别过头去,佯装自己的脸颊没在发烫。


“要不是我太了解你的话,我都会说你这是对我越来越心软了。”


“你还想要你那舌头就给我把嘴闭上。”


他咂咂嘴,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闵玧其都能看到他嘴角微微勾起的笑意。“听你的呗。”


闵玧其注意到一个相貌阴森的男人走到了吧台前,于是他转过了身,但是在他朝男人走去之前扭头对上了卡斯凯蒂亚人的眼睛。“哦对了,南俊啊,一共500块。”


“500?”


“食宿都包。”


金南俊挑了挑眉,但是这次明智地选择了少揶揄一句。“谢了。”


闵玧其嘟哝了一声。



闵玧其第一次见到金南俊的时候只知道他叫The Monster。当时闵玧其嗤笑,问他真名是什么,要不然就不给他上酒。金南俊当然惊诧,却还是答应了。


有的时候,比如今天,他就非常后悔他当时的多此一举。金南俊的呼噜声简直如雷贯耳,而且还死沉沉地压在他身上。他可能的确是心软了,让这样一个逃犯与他同床共枕。


离他起床收拾店面的时间还有足足两个小时。最近生意越来越忙,他都开始考虑要不要在门前贴一张招聘启示,找人在那些焦头烂额的晚上给他们搭把手。智旻好像提过他有个朋友想赚点外快来着...


“你怎么都醒了,” 金南俊低沉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令人舒心的频率震颤着将他穿透。闵玧其朝他瞥去,看到他那一双钝了的角从他的头发中探出来。他本应该早就对他一头浓密厚实的头发习以为常,但他每每见到还是觉得惊异。


“睡不着,” 他坐起身来,盯起了床头柜上漂浮的全息时钟,下意识地向金南俊靠了靠。南俊的体温总是很高,有的时候甚至烫得令人窒息。睡在他身边闵玧其甚至都不用盖被子。他不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了,想挨得近一点儿、亲昵一会儿早已不用给自己找理由开脱了。长大成人还是有这点好处的。

金南俊伸出手臂将他搂进了怀里,头埋在了他的肩颈里轻吻:“那我给你唱首摇篮曲。”


闵玧其冷哼一声,抚过他干枯毛燥的金发:“你应该用用智旻给你的那瓶发油。”


“你觉得我忙着亡命天涯还顾得上打理头发?” 金南俊逗他。


“你连拯救宇宙的功夫都有,挤出一点时间打理头发总不难吧?” 闵玧其说着,感受到了金南俊咬上昨晚留下的痕迹,浑身战栗。他估计他自己现在已经是一副体无完肤的模样了。每次和南俊过夜都会这样,他大概是有什么在闵玧其身上到处留下标记的癖好。


“唔,好。那我就在破解政府数据库,逃出帝国卫兵的眼皮子底之间好好保养一下头发。” 金南俊吮着那块咬痕,伸出舌头来舔舐那里微微的刺痛。


“智旻会高兴坏了的,” 闵玧其困意渐浓,让自己把头靠在了金南俊肩上,暖意沁入皮肤。


“我的确挺乐意让那孩子高兴的,” 金南俊低声笑道,而闵玧其毫无歉意地拽了一把他的头发,听到他嘶地吸了一口气,手指嵌入了他的腰。闵玧其知道他若是拽得再使劲一点,南俊的指甲就要把他的皮肤戳破了。


“我怎么不记得你早上起来这么爱啃人,” 闵玧其放轻了手中的力道,默念道。他轻轻捏了捏金南俊的后颈,而他在这抚慰的动作下也放松了下来。


于是他换了个姿势,大腿抵上闵玧其的裆前,而闵玧其一点儿要硬的意思都没有。经过了昨晚,他的背还疼着呢,丝毫没有再来一轮的兴致。“说明咱俩真的分开太久了。”


“那得怪谁啊?” 闵玧其气道,却没有指责的意思。他们从来都不是什么海誓山盟。金南俊来来去去,从不长久驻足,多年前便是如此了。两人都不言而喻地清楚这一点,接受这一点。可是金南俊已经三个月没回来了,闵玧其不说,但是他难免要担惊受怕的。他的胸口仿佛有千钧重负一般,拖着他陷入巨大黑暗的虚无之中,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他挂念啊。


“对不起,” 金南俊吻着他的肩膀说道,手指在他的皮肤上画着安慰的圈。闵玧其嗯了一声,表示接受道歉。他深知自己不能,更不会企图让南俊为他做出改变。


“你下回不要走那么久了,” 闵玧其喃喃着伸了个懒腰,浑身酸痛却是温暖的,安逸的。金南俊轻柔地吻在他身上。


“柾国说得对,你的确是越来越心软了,” 金南俊调侃道,吻上他的脖子,温热的气息抚爱着那里的皮肤。


“因为我困了,” 闵玧其的反驳着实不太像样,但他的确昏昏欲睡:“你闭嘴。”


金南俊哼笑了一声,却什么也没说。闵玧其听着他胸口催眠曲一般的心跳声,渐渐进入梦乡。


当闵玧其再一起醒来时,金南俊和他的体温都已经不在身边了。他虽是很感激南俊给他盖上了被子,可他还是钻到他了躺过的那一边,把自己缩了起来,好像这样温暖就能回来了一样。


洗手间里传来的叮叮哐哐的声音暴露了金南俊的行踪。闵玧其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看着金南俊一脸郁闷地盯着掉在地上的洗手液瓶;看着他别扭地叹了口气,弯腰把瓶子捡了起来。闵玧其不由自主地咧开了嘴。


“你就打算坐那儿嘲笑我?” 


“我可是一声也没吭。” 闵玧其慢条斯理,仍然泛着笑意。


“我用不着听见也知道,” 金南俊干巴巴地回答。他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没把其他东西碰掉的前提下将瓶子放了回去,这本身就算得上是惊天动地的壮举了。闵玧其纳闷,这居然和那个能闭着眼拆除一整个水雷装置的The Monster是同一个人。


金南俊手捋过长发,用发带将它绑成了一个髻。闵玧其发出了赏心悦目的轻哼。


“洗澡吗?” 金南俊向他看去,走进卧室时中午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使他麦色的皮肤熠熠生辉一般。他挑起了一边的眉毛,等着闵玧其的回复,但闵玧其正忙不迭将他身体的轮廓纳入眼中。他比上次闵玧其见他时壮了些,增加的体重让他看起来柔软细腻了几分。大部分人能看到的永远只停留在他的金发和双角上。闵玧其就当这是自己走大运了。


“你把我抱去呗,” 闵玧其说道,蓄意地使劲眨了眨眼。金南俊翻了个白眼,不紧不慢地走过来的样子就好像他们拥有无尽的时间来浪费一样。而事实上这只是一瞬间的臆想。


“行嘞公主大人。”


“我要当公主肯定特合适,” 闵玧其说着掀开了被子。他的双臂环住了金南俊的脖子,在他的怀抱里腾空而起;紧接着给了他一个酬谢意味的吻,笑着看着他两颊泛起的红。


“可不嘛,你都已经跟个公主一样刻薄了,” 金南俊玩笑似地附议道,就连闵玧其轻拍他脸时也毫无畏缩的意思。“也跟个公主一样爱指使人。”


闵玧其嗔怒地瞪了他一眼,狠狠拧了一下他乳头上的金属环,看着他呲牙咧嘴的样子人心大快。“觉得我爱指使人是吧?你在床上的时候不挺爱被我指使的吗?”


直到把闵玧其抱到洗澡间里,抵在了墙上时,金南俊才有把他放下来的意思。但在那之前闵玧其紧紧地钳住了他的下巴,深吻了上去。也许所有人说得都对,闵玧其就是心软了,可这也阻止不了他身不由己,融化在了金南俊的怀抱里。



“智旻的妈妈怎么样了?” 金南俊问道。他向后坐了坐,伸了个懒腰,而闵玧其看着他手臂上伸展开来的线条,看着他的肌肉收紧的样子,看着他是如何扭转着身体,发出了一声低吼。他将这些统统拓进记忆之中。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他们洗完澡一小时后才从楼上下来,而柾国和智旻已经开始为当晚的生意做准备。闵玧其无视了两人调侃的挤眉弄眼,告诉他们去把酒水准备好,他自己来打扫卫生。


“好多了,” 闵玧其回答道,向智旻望去。他又在用那种眼神看着柾国了,那种柾国本人毫无察觉的眼神。两人正着手布置着房间,智旻音乐一般的笑声叮咚着在酒吧里响起。“多亏了你。”


“我什么也没——”


“我说真的,” 闵玧其打断道:“我们当时肯定掏不出来那么多钱。酒吧生意是挺好,但是没有好到能负担得起五百万。”


金南俊皱眉,但似乎是接受了他的说法。闵玧其多想伸出手来抚平他眉间的紧蹙,却阻止了自己。他静静地坐在那儿,平板电脑上显示的是关于帝国卫兵入侵中立地区的新闻。闵玧其没认出来报道的外星人物种,但是估计金南俊能说出这个族群的完整历史。


闵玧其摆齐了所有的杯子,擦了擦吧台,那块锃亮的木头比大部分酒吧选用的金属看起来温馨许多。他们在半个小时后就要开始营业了;闵玧其想知道这次金南俊能呆多久。从他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看起来,时间不会太长。


“什么时候?”


金南俊被呛住一样地笑起来,眼里黯然失色。他那双眼睛太善良了。“今天。”


闵玧其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转过身去开始把冰块铲进桶里。柾国把所有的桌子都擦干净了,智旻也快把吧台底下的冷藏箱装满了。


“可是你都没呆多久呢,” 智旻轻轻说道。他低着头不看金南俊,直至扫到闵玧其怏怏不悦的样子才从吧台下面站起身。


“我欠了些人情要还,” 金南俊回答道,好像这能说明白什么似的。闵玧其翻了个白眼,但是没有开口。他实在是没有生气的正当理由。


柾国一屁股坐到了吧台上,即便受到闵玧其眼神狠剐也没有下来的意思。“你一不在这老家伙脾气就特臭。”


这话让金南俊笑了起来。而闵玧其一拳捶在柾国的背上,虽然这实在算不上是惩罚。柾国一半都是金属做的,相比于他的背,反而是闵玧其的手比较疼。“死小子管谁叫老家伙呢。”


“要是你那次没——”


“行了行了,大家都放松。我下次肯定不会隔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现在金南俊就只是这么看着他了,好像闵玧其通灵读心术,好像他喉中想要告诉他“留下”的渴望不存在。哪怕只多一天呢。也许是他太自私了。


“发誓?” 智旻问道,已经伸出了小拇指。金南俊笑了,露出脸颊上的酒窝,而对于无视这两边的酒窝带来的心悸,闵玧其早已得心应手。


“发誓,” 两人的小拇指相勾。金南俊看着智旻眯成了月牙的双眼,看着他坦诚,稚嫩而信任的笑容,笑意便更浓了。“你们俩看着点儿他,让他少惹麻烦。”


“当然了,” 智旻保证道,朝闵玧其咧嘴。而柾国在吧台上转了一圈,双腿将将搭在闵玧其的啤酒桶旁边。闵玧其挑眉,不假思索地伸手拍了他一下。


“如果咱俩现在溜到后面去,就不用被扯进他俩的破事儿里了,” 柾国提醒道,从吧台上跳了下来。他抓过智旻的手,把他拽到了店面后面。再一次只剩下闵玧其和金南俊两人。


“你觉得柾国知不知道自己在吃醋?” 金南俊靠了过来,手掌托住下巴,看着柾国和智旻消失在门后。


“他的洞察力几乎跟你一样敏锐,” 闵玧其嘴里嘟囔着,起身向前门走去。“咱俩回头见吧。”


金南俊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拉了回来。这显然不公平:卡斯凯蒂亚人的力量比宇宙中任何种族都要大二十倍。


“我是不想给你添麻烦。”


“那我是听不懂你说的冠冕堂皇的狗屁。” 他现在实在不想应付这个。以后更不想。


“你知道我得——”


“不,我不知道。我对你唯一的期望就是你他妈别死在外头,就这一点。现在滚吧。” 闵玧其拒绝对上他的视线。他做不到。分别总是最困难的。他都能感受到金南俊的心跳,在他的胸腔里跳动得过于急促,过于猛烈。他这是歉疚了,惶恐了。闵玧其心如刀绞。“听着,本来就是这样的。我们——我们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决定的。没关系的。”


“对不起,” 金南俊轻轻说。闵玧其知道这是由衷的话。他终于抬眼看他,看着他失焦的双眼,露出的笑容苦涩无奈。


“别说对不起。只要你回来就好。”


“我会的,我发誓。”



(我真的不想分上下但是一口气都发出来会被屏蔽asdfghjk)

评论(2)
热度(29)

© bei | Powered by LOFTER